文章详情

山西古交首富儿媳落网:19岁嫁入豪门、12辆悍马迎亲轰动全国!公公也涉黑...

2019-08-03 12:52

据媒体报道,山西籍涉黑女子寇静瑶,正是山西古交首富耿建平的儿媳。


2007年11月,耿建平的大儿子耿威龙迎娶寇静瑶,婚礼乘坐玛莎拉蒂,12辆悍马组成的迎亲车队跟随,其婚礼花费达千万之巨,轰动一时。


被问为何如此高调?耿建平回答:“小时候穷怕了,就想给儿子风光风光。”


公安部A级通缉令仅仅发布一天,山西籍涉黑女子就被警方抓获。


高颜值A级通缉人员落网


据太原电视台报道,7月25日晚间,山西籍寇静瑶被太原公安万柏林警方于榆次某居民楼抓获。一天前,公安部对50名重大在逃人员发布A级通缉令,每人悬赏10万元,寇静瑶正是其中之一。

由于前山西古交首富耿建平儿媳身份,寇静瑶涉黑通缉受到广泛关注。12年前,年仅19岁的寇静瑶被富豪高调迎娶而成为当地媒体报道热点,如今却已成阶下囚,而寇静瑶到底和10个多月前同样因涉黑被抓捕的耿建平有何关联,引发猜测。


曾被山西首富12辆悍马迎亲轰动全国


据上游新闻报道,2007年11月12日,一场奢华的婚礼在古交河口镇耿家庄村举行。两辆豪华轿车带着12辆悍马组成的迎亲车队缓缓走在乡间的路上,每经过一个村庄就停下燃放鞭炮,路两旁站满了观看的乡亲,比过年看红火还热闹。


多名国内演艺明星和山西省内的演员,都在婚礼现场出演了节目。


婚礼当天也是耿建平一家新厂开业的日子,两件事加在一起,也让庆典的规模变得更大。在厂区办公楼的正面挂着两位新人高达三层楼的婚纱喷绘照,厂区边上的山上和整个厂区内,都拉上了红色的彩带。


券商中国报道称,当时办公楼前停满了各种豪华车,旁边的一个二层楼是吃饭的地方。他们专门从省城请来了江南餐饮集团的厨师和服务员,为来宾准备饮食。据厨师讲,午饭他们需要分四次准备160桌的流水席。


这场耿建平为其子耿威龙举办的婚礼,因场面豪奢和巨额花费震动一时。据知情人讲,耿建平儿子耿威龙平时就开一辆价值数百万的玛莎拉蒂豪车,婚礼的总体花费更是达千万元之巨。


古交首富耿建平:依靠暴力和金钱

积累数以10亿计的巨额财富


耿建平为何如此高调?在此之前,有人曾问过他。


他表示,“小时候穷怕了,就想给儿子风光风光”。那么,他又是凭什么赚取如此多的财富让儿子风光的呢?


1968年,耿建平出生在古交市河口镇耿家庄村一个农民家庭。


古交市一直以来就是全国焦煤生产基地、吕梁山东麓的交通枢纽和商品集散地,也是连接省城太原和晋西北的重要工矿枢纽。


上世纪90年代,煤炭经济刚刚起步,嗅到暴利味道的耿建平,就和弟兄们抢占了一块地盘,在老家开起了黑煤窑,依靠私挖滥采攫取了巨额利润。


2003年开始,中国煤炭价格节节攀升,从而造就了晋陕蒙地区前所未见的暴富人群。


也就在这一时期,耿建平投靠山西原首富张新明,成为其麾下的重要马仔,并迅速变身村支书和市人大代表,通过买通不法官员,把持村政、抢占煤矿、垄断运输等手段,积累了巨额的财富,并在原“大哥”张新明被抓后登顶为古交首富。


据上游新闻报道,当地一位煤矿人士曾表示,“耿四心跟着张新明干,他们的套路就是以无代价或极小代价掠夺聚敛的大量煤矿,然后通过整合,再以高价转手给央企华润集团,前后套现上百亿”。


据北京日报报道称,2009年,适逢山西省煤炭资源整合的推进,古交市政府准备将邢家杜乡两个煤矿纳入“古交18矿”资产包,整合给同煤集团。2010年,同煤集团退出,华润电力接手。2010年6月,邢家社乡人民政府与华润集团正式签署了整合协议。按照这份协议中确认的煤矿资产和资源储备状况,华润将向邢家社乡兑付1.7亿元收购款。

但随后这笔1.7亿收购款却被承包给耿建平,导致当地乡政府未收到这笔巨款。2011年1月26日,邢家社乡政府以乡工业公司的名义与耿建平签订了一份“一次性处理煤矿”《协议书》。根据协议,耿建平将450万元交付邢家社乡政府,其时,耿已从古交市财政局支取了1.7亿元整合补偿款。

因在华润并购邢家社煤矿的协议书中,煤矿原债权债务和煤矿资产全部剥离,附着在煤矿之上的银行贷款、个人债务和投资者权益在整合后被悬空,2013年以来,煤矿原债权人、投资人、普通工人等11名代表多次实名举报集体资产被侵吞。随后,当地检察院准备调查,但并无最终结果。耿建平也因这次空手套白狼招数而成功套取1.7亿元的巨款。

耿建平所涉案件已进入公诉阶段


2014年张新明在太原被警方带走,耿建平亦被警方控制,但不久后耿建平即被释放。


在2018年2月中央巡视组进驻山西开展巡视“回头看”期间,古交市200多名群众联名向中央巡视组、山西省纪委举报黑恶势力耿建平和他的“保护伞”。


此事引起中央巡视组和山西省纪委的高度重视,将线索交办给古交市纪委。古交市纪委执纪监察专题会议分析认为,举报内容中“存在涉黑问题”。当年4月,古交市纪委将此案移送至古交市公安局。5月初,该《问题线索移送函》被人发布在网上,关于耿建平涉黑涉恶的举报在网上集中出现,其中多人通过录制视频或撰写材料的方式进行实名举报。


直到8月17日,由太原市公安局制发的对耿建平公开悬赏10万元、对其同党悬赏1000—10000元进行抓捕。8月30日,公安部发布A级通缉令,公开通缉10名重大黑社会性质组织犯罪在逃人员,排首位的就是耿建平。

2018年9月12日,太原市公安机关经缜密侦查,将刚刚潜逃回原籍的公安部A级通缉重大涉黑有组织犯罪在逃人员耿建平成功抓获。

寇静瑶涉黑原因尚不明确

依靠暴利和权贵关系,耿建平抢占煤矿、私挖滥采、垄断运输,在古交横行15年,也积累了数10亿计的巨额财富,同时因耿建平自己培养武装组织,对当地人权益进行肆意侵犯,引起民怨沸腾。2018年2月中央巡视组进驻山西并收到有关耿建平涉黑问题的举报。最终耿建平被警方抓捕落网。

而时隔一年后,耿建平儿媳寇静瑶同样因涉黑被通缉,悬赏金额也高达10万元,不少人猜测,这事可能仍然和首富公公涉黑案有关联。

从公开资料看,除了此前的高调婚礼,寇静瑶目前能看到信息最多的就是此次涉黑被公安部通缉抓捕的事件了,而耿建平儿子、寇静瑶丈夫耿威龙的消息也没有太多。有分析认为,寇静瑶的落网,可能需要收集更多有关耿建平涉黑证据,并扫清当地的涉黑组织。

有媒体评论指出,在涉黑问题上,寇静瑶不是受到牵连,而是“局中人”,也应为违法犯罪行为付出法律代价。“古交首富”及儿媳都进入扫黑除恶的射程,注定让此前有些表面光鲜之事沦为笑柄。寇静瑶是否在耿建平黑恶关系网内,无疑值得追问。